唐君——退网中

言all/言我你她/言绫/原创
日常摸鱼选手
Aurora偶像团幼鹅园
开坑极多坑品还差 质量依旧低下
头像来自璇砸w

【言绫】蜉蝣星空

还是A团的麻将w

关键词【她曾是飞鸟】【架子鼓】【星辰碎片】【鸽子】【在屋顶唱着你的歌】

____________

01

    乐正绫来到这里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言和。

    哦哦,言和当时的表情相当惊讶哦。

    这么说的乐正绫摇头晃脑。

    “我们捡拾的碎片是星辰的遗物。”

   “而我们是游魂。”

02

    乐正绫自以为飘荡的已经够久了,没想到还比不过面前人一个零头。

    终于知道言和飘荡了多少年之后,她气鼓鼓的盘腿坐在浩荡的星空里,言和在她旁边拼凑新近搜集的几块碎片。

    “呐呐,言和,”乐正绫问,“你见过多少个破世界呢?”

    “不要说这个词。”言和依旧低着头拼接她的碎片。星辰碎开以后就像摔碎的陶瓷或者石头那样,并没有传闻中绚烂多彩的外貌。偶尔拼好一两块,裂痕之间偶尔闪烁那么一两下,就足够乐正绫惊喜的了。

    “那你究竟收集过多少片碎片?”

    “一万两千八百九十五。”她举起手里那片刚拼好的,“第九十六片。”

    那你为什么还没有自己的世界?

    乐正绫想问,摇了摇头又放弃了。

    这片星空里有着比言和的碎片还多的收集者,一个人攒足碎片拥有了自己的世界,又会有下一个补上,但又有哪一个不知道言和的怪癖。

    言和是个不想要自己世界的怪人。

    如果按拥有碎片数量的多少来判定一个收集者富有与否的话,言和想必是整个星空里最最有钱的人了。但是言和从来不把碎片拼成世界,即使她的碎片明明已经多到可以创造更多的世界。

    大家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有一个归宿啊。

    但是言和自己,就像一个孤独的小世界。

03

  乐正绫坐在摩托车后座,身旁时不时有碎片划过。她闭上眼睛是完全的黑暗,睁开眼睛只有言和白色的发丝飞扬,除她之外什么也没有。

  碎裂的世界造成爆炸,乐正绫非但没有收集到渴望得到的好碎片,反而被掀进了炸开的裂缝里。如果没有言和的话,乐正绫大概要一个人漫步很长时间。

    摩托车是言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碎片拼的,言和看上去小小的背包里到底装了多少东西,大概只有言和自己才知道。

    “言和。”

    “嗯?”

    “你觉得无聊吗?”

    “我拼过玩具的。”

    “把我当小孩子嘛。我的意思是,你想听我唱歌吗?”

    “回去再说吧好不好?我有个架子鼓,回去给你伴奏。”

04

    乐正绫很快就要有自己的小世界了,她咬着指甲构想自己的世界该是什么样子好。

    “言和,等我的世界拼好了,你来安家吧。”

    言和仍旧忙着手头的事,“你知道不行。”

    “就一会儿也不行吗?”

    “不行的。”

    言和不是游魂,乐正绫在某天得知。

    她就是这片星空,她是这片星空的意识。

    所以她不能栖息于任何一个其他的世界,如果她不在,这片星空会停止运转,就像一台电脑被拔去了插头。

    “但是偶尔偷懒也是可以的吧。”

05

    乐正绫坐在屋顶上,唱着很久以前言和唱过的一首歌。

    远处地平线上有夕阳,鸽子时不时飞过。

    言和坐到了她身边。

   乐正绫哼了一声,气鼓鼓的问,“你不是说不来的吗。”

    “但是偶尔偷懒也是可以的。”言和学着她的语气说,虽然疑问句变成了肯定句。

06

    星空里的收集者们发现,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新的游魂加入了。

    等到最后一个收集者也离开,言和再一次撕裂属于自己的世界,投入了乐正绫的小世界。

    “你不是说再也不会撕破世界吗?”

07

    言和其实并不是由星空孕育出的。

    她撕裂了自己的世界后,被这片星空收留。

    “呐呐,你没有家吧?

    星空问她。

    “既然如此,来这里吧。”

    “如果找到了新的归宿的话,随时都可以离开的喔。”

    “我嘛,只想找人陪陪我。”

    星空这样说,絮絮叨叨的一直说到了它开始收留其他收集者为止。

    “我得找人来陪你。”

    “不必担心我哟。”

    可言和的耳畔至今仍留有哭嚎的声音。

    但是她知道,星空已经消失了,如今的星空,叫言和。

    也许从很久以前,这片星空就有人了吧。

    言和偶尔这么想,也期待着星空的再次回应,直到乐正绫出现,开口说话的那一瞬。

    “这是哪里?”

    言和在心底答道。

    ——你的家。

【言绫】她曾是飞鸟

和五言的麻将,关键词【她曾是飞鸟】。某种意义上的意识流,没有提到关键词五言轻点打我(x)

____________

乐正绫嘴里叼着薯片,沾着薯片渣的手还在不断的调台。

言和手上也沾了东西,不过不是薯片而是油污。她拿着螺丝刀咯吱咯吱的拧来拧去,时不时在手边一大堆螺丝钉螺丝帽里翻翻找找。

“言和,”乐正绫翻了个身,遥控器被她甩到一边,“怎么突然想起来要修这个啦。”

“你上个星期不是说的么,想要把折叠椅。”言和尝试着把折叠椅立起来。

不行,有点歪。

于是言和又再一次把它放下,拧下几个螺丝。

乐正绫歪着头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忙了一天,和言和一起挤公交车的时候随嘴提了一句,没想到言和记到现在。这把椅子与其放阳台上落灰,不如拿出来用用,也省的搁阳台占地方。

虽然搁客厅会更占。

乐正绫选择性忽视了这个问题,反正家里也不会有客人,管它有多乱,自己舒服就行。

“对了,过两天银行存款到期了,我们去看看房子吧。”

“我不想买别的房子,我们就住这里。”

“那好。”

乐正绫抱着薯片有一下没一下的嚼着,忽然想到她们搬进这栋房子之前。

好像大学毕业就住进来了。

大学毕业貌似已经十年啦。

那么,十年前言和是怎么样的?

乐正绫现在在三十岁的门槛上踏步踏,言和半只脚已经迈了进去,尽管她们和十年前相比没多大变化,但这十年还是实打实的过来了,不打半点折扣。

就像乐正绫对着镜子哀嚎又多了一条皱纹,言和大笑着把护肤品抹在她脸上的时候一样,岁月至少留下了一点痕迹。

说起十年前,言和还在上大学。那时候言爸爸还在,言和还是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的典范,乐正绫那会儿碰上言和,不知为何骨子里潜藏的纨绔基因全部涌出来跟着她满世界疯,直到言爸爸出事那天。

言爸爸出事那天言和接到电话的时候,两个人在外面吃烧烤。

乐正绫记得言和接起电话的时候她把一串鱿鱼须送进嘴里,烧烤摊吵的很,哪能听见言和那边在说什么,乐正绫把一串鱿鱼须吃完抬头就看见言和僵在那里,一摸她的手,冰凉。

言和的脑海里环绕着母亲带着哭腔一句:“你爸走了,是癌。”

言和站起来往外跑,还绊倒了凳子。乐正绫想追,被摊主一把拦住:“小姑娘!钱,付钱呐。”

乐正绫从钱包里拿钱,哆哆嗦嗦拿了好一把,数着大概够了数塞进摊主手里,钱包都来不及收起来就跑了出去。

大概十一点左右,乐正绫找到了言和。那时她已经在桥边坐了有一个多小时了。

言和咬着自己胳膊,眼泪哗哗的流,却硬是一声不吭。

乐正绫把手机关机,钱包收进包里,陪着她在那里坐到了天色泛明。

第二天乐正绫执拗的跟言和一起上了飞机,还鲜见的通知了一声哥哥。她看着身旁双眼红肿睡着的人,心里莫名其妙的难受,又莫名其妙的有了点预感。

言和要不一样了。

最终见到言爸爸遗像时乐正绫还吃了一惊。言和和父亲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黑白相片上的言父严肃的很,笑都不笑,言和眉眼间倒是柔柔的,那是妈妈的影子。

可惜这位和善的妇人温柔的母亲对着相片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身边围绕着一群同样悲伤的亲戚朋友,而浑身僵直的言和与不知所措的乐正绫格格不入。

言和给父亲响亮亮的磕好几个头。

再往后,乐正绫记不清了。但始终记忆犹新的是言和走在她前面,就记得这么一个场景,不记得到底是离开以后还是回来以后。言和,从那以后改掉了好多好多的坏毛病,虽然那段枯燥的既是悔过又是奋斗的时光里言和严肃又刻板,乐正绫想拉她出去玩她也只是推推鼻梁上的眼睛,说一句我正忙,再重新投入各种资料里。这种时候言和大概在图书馆,两人尽量压低声音的交谈,最后还是乐正绫泄了气趴在桌上和她一起看书。

后来也没什么大事了吧。

乐正绫打了个哈欠。

有点困。

这么说起来像是言和生命中的大变故。

但言妈妈的去世倒不像个变故,至少言和一直握着她的手。

言妈妈把所以人都赶出病房,独留下自己和女儿,她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说了言父,说了自己,更多说的还是女儿。她的手被言和紧抓着,直到慢慢冷却。

言妈妈走之前,言和有个小习惯,每天晚上都会打个电话给妈妈。言妈妈走后的一天晚上,言和拿着电话熟练的拨出号码,回应的却是忙音。

乐正绫瞧见言和脸上的怅然若失,看她慢慢放下电话。

好像也没什么了。

和言和在一起生活的时光总是挺平静,这些年乐正龙牙也变成了“乐正大总裁”,空不出时间关心乐正绫。

他有自己的工作家庭,我有我的言和。

乐正绫偶尔会愉快的这么想想,然后在节日群发的短信上方收件人一栏里填上乐正龙牙的名字,再满意的收到他的礼物。

“言和,哥给咱们送的礼物到啦。”

虽然说礼物上常常只有乐正绫一个名字。

这么一想的话,我好幸福嘛。

乐正绫迷迷糊糊的想。

“喂喂,喂,醒醒啦。”

有人调笑着说,还拍打她的脸颊。

是言和。

“吃晚饭,一觉睡的这么久。可够能睡的。”

乐正绫生气的掐住言和的脸,环着她的脖子爬起来。

可够幸福的。

乐正绫这么想着,手依旧没松开。

我说几个会触怒写手的点

免庖丁

1. 平时不留言、不点赞、不推荐,只有催更时出现;
2. 催更时只写“催更”、“什么时候更”、“多久更新”,口气活像年关来讨债的;
3. 真因为热度太低准备弃坑,或者真的弃坑了以后,出现从未留言、点赞、评论过的ID:“大大不要啊我一直在看呢”,但写手恢复更新后还是看不见这个人,薛定谔的读者;
4. 石墨挂了,蹭蹭出来一堆留言:“挂了” “求补档”,但是真补了以后就没声音了。

以上允许转载。

【言柯】黑夜与她的獠牙

狼人言x预言柯   狼人杀设定

我好菜啊()

──────────────

    徵羽摩柯醒过来的时候,身体正上下颠簸。两秒钟后他意识到自己在一辆马车上,而且是辆跑的非常快的马车。


    有人在前面不停的催促,驾驾驾的没完没了。


    草,跑这么快干什么。


    徵羽摩柯龇牙咧嘴,脑袋狠狠撞上了车厢。他想抬起手揉揉可怜的脑袋,却发现双手已经被绑起来了。


    绑的不是很紧,但是只有一个人的话没办法挣脱的。


    到底是谁干的好事?!


    粗糙的麻布车帘晃动,徵羽摩柯借着这点缝隙望见了夕阳笼罩的天空。


    该死,还没到晚上,等我知道了你是谁要你好看。


    马车突然吱的一声停了下来,徵羽摩柯一个不稳差点滚下车去。同时,他听见其他人的声音——“死丫头!跑那么快干嘛?”


    “抱歉啦!”言和拉住缰绳,堪堪停住,拍拍手从车上跳了下来。


    “你这是要干什么去?”拦住言和的人是个村民,他狐疑的上下打量言和的马车。


    “急着把东西运到那边去,抄近路嘛。”言和笑嘻嘻的答话,身体却不动声色的挡住了那人的视线。


    “好吧好吧,路上小心点啊。”村民终于肯转身离去,临走时那双眼睛依旧不肯放过马车。


    “好嘞。”言和再一次抓住缰绳,返过身来的眼神却令徵羽摩柯毛骨悚然。


    进、进来了!


    言和堵住了徵羽摩柯的嘴,顺带把他往里推了推。


    “呜呜呜——”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啊!  


    马车再一次飞奔,四周慢慢暗了下来。


   也许跑了很远,但徵羽摩柯判断不出具体距离。周边从村庄的嘈杂变成偶尔传出几声鸟鸣,徵羽摩柯在心里长叹一口气。


    没救了。


    马车终于停了下来,那个人闯进车厢,灿白的发丝在月夜下折射着微光,徵羽摩柯终于摸清了她的意图。


    随后他就被打晕了。



    徵羽摩柯昏昏沉沉睁开眼皮,浑身冰凉。双手还是被绑着,倒是没再堵住他的嘴。徵羽摩柯稍稍动了一下,脚边不知何物响起一阵敲击金属的声音。


    徵羽摩柯看见她出现在面前,咧开嘴角。


    那两颗獠牙泛着不属于人类的光芒。





    “啊啊,输掉了。”

  

    徵羽摩柯不满的扔下手机,转头质问身旁的狼人,“言和你为什么会是狼人啊,亏我一直相信你来着。”


    “怪我?”言和摁下准备,“怪你实在太相信我了啊。”

我转

五言呆Pro_:

是A团少女们的断崖接龙活动!言和中心 cp是言你【高亮】

历时一整个暑假【?】终于接完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主持人-我

第一棒-唐君 @唐君——退网中 

第二棒-陆北笙 @陆北笙. 

第三棒-病二 @解言约【病二】 

第四棒-恒菌 @耀君小心腰 

第五棒-璇子 @求求埃尔梅罗老师你来我迦勒底吧 

第六棒-叽咕 @以骨为钗。 

第七棒收尾-小伊 @小伊沐子 

--------------

总之这次玩得很开心哈哈哈哈哈分享给大家这个神奇的接龙x

-------------

zzlof吞画质太可怕了吧!【大声

酒谈.

给陌风的生贺 @陌路之风陌风 

是个人印象做成意识流的成果w

生日快乐啦ww


不要脸打个A团tag_______________

她自顾自给杯中斟满酒,慢悠悠的喝。


再一次细细端详她,看她是否还是她。眉眼间没透出寒意,也没执那长剑,真是还是那张脸,却不像那人。


壶里落了几瓣桃。


“何酒?”


她笑指头顶,“桃花,一样的,没变过。


论起旧时那几大壶,只道那时年少,迷迷糊糊囫囵吞枣,竟是未曾好好品过一会。


“是好酒。”


“你以前没这样说过。”


她拾起一只杯子,替我斟上半盏。


“你那时的酒,没这么香。”


她没反驳,倒是掩唇笑起来了。


“酒没变一点,你倒是变得多了。”


到底是我一直在变,还是生活在变,抑或是她从头到尾都是这个样儿,只是我看不清她。


“酒不醉人人自醉,敬你。”


我端起酒杯,不待她反应,一饮而尽。


“好酒。”


这杯子里装的,早就不再单单只是酒。


我看她轻轻拂开案上落花,听着耳边潺潺流水路过。


鼻尖由始至终缠着香。


“是没变过。”


我喃喃道。

【言绫】糖糕

好饿,要吃粮。


-----------------


言和骑着车穿行在小镇里面,车轮碾过生了青苔的车辙,碾过一块一块的青石砖,绕过了白墙黛瓦,绕到她门前。


言和静悄悄的停好自己骑了多年的车,敲开了大门。


她从门里探出头来,颇为不满。


“怎么这时候来了?我正准备睡会儿。”


言和神神秘秘的从兜里摸出一小包儿拿油纸包的严严实实的东西塞进乐正绫手里,还竖起一根手指头晃呀晃。


“猜猜吧,我给你带的什么。”


乐正绫不用打开,光闻着这味就知道是言和带了什么好东西来,睡意顿时一扫而空。


“城东老洛家的酥?”乐正绫抓着酥,一脸的兴高采烈,恨不得一口连外边皮也给它吞了。


“洛老爷子亲手做的,洛家那小丫头偷嘴拿出来吃,正巧啊叫我给碰见了。”言和适时补上一句。


乐正绫小心翼翼地在手心摊开那一块小小的酥,方方正正,只边角上缺了那么一小块儿。


看着这个缺角,乐正绫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给。”


她把酥掰开,不顾碎屑落在身上,递给面前的言和。


“你没吃吧,我俩分了它,怎样?”


言和塞进嘴里,掸掉乐正绫衣服上那点碎屑,转身出了大门。


“我先走啦,再见!”


言和蹬上自行车,觉着这洛老爷子老糊涂了,这酥甜的可怕。

和弦短打.

当红的歌女挑开额边的几缕碎发。
她的长发是夕阳下的海浪,是紫罗兰与玫瑰的精灵培育的圣物,独她所有的魅力如璀璨的碎星闪烁,吸引走所有人的眼球。
她正用粉扑在娇嫩的脸颊上奏出鼓点,眉笔恰到好处的描摹出琴键的黑白,嘴唇弯起的弧度正如她全身上下一样完美无瑕——不错,正是如此,她简直是一首歌,一首诗。
因此年轻的魔术师由衷的赞美她,将脸凑近她。
“雅典娜把美丽灌注在了你全身,用智慧点染了你的双眼,因此你是独一无二的最迷人。”言和把下巴搭在她的肩,用指尖触摸墨清弦的面颊。
“你想要偷走我的美貌吗,坏心思的魔术师。”墨清弦不知是因为言和的赞美还是因为她孩子气的举动而笑了起来,她一把捉住言和作乱的手。
这可正中言和下怀。
“如果可以,我愿意偷走你的心。”她亲吻她染上霞光的脸,它正如夕阳一样美丽的耀眼夺目。

言绫短打.

言和半夜里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乐正绫在玩手机。
冷光浮在她长发,漏出那点成片越过她瘦削的肩,却落进了她的眼里。
但是,但。
言和脑海里还留有几个小时前她是如何与她耳鬓厮磨,如何舔舐她眼角的泪痕,回应她一遍一遍的呼唤,然后再一遍一遍的说爱她。她肩颈的弧度,她下巴的线条,她唇角的美人痣,能从言和紧闭的眼睑里析出。她简直像是个瓷娃娃,但她是言和身边活生生的爱侣。言和指尖还残留着触感,耳畔还存有她细若游丝的呼吸,抓住她蝴蝶骨的时候像抓住她翅膀一样,言和还都知道。
而现在她任由千万粒碎片般的信息掠过言和抚过的眉眼。
言和讨厌这些东西,她背过身去,凝视面前的黑暗。
那点冷光像是梦魇一样缠着她不放。
言和总感觉信誓旦旦的诺言哪里出了问题。

-----------
没有后续,单纯放飞自我x
想看某位正经人开车【念念不忘

特大爆料!Aurora同居!

每一百楼更一回,肝可疼了我

被屏蔽了好多回1551

--------------------------

1L 【楼主】

让我来为你们揭露A团到底是同居了,还是都养了长的一样的猫。


2L

??楼主你这个标题很诡异啊,众所周知A团养猫的只有病二。


3L

前排留名


4L

和楼主确认眼神,是一起看直播的人() 但如果楼主是病菌党的话就知道啦w 昨天唐君炸厨房的时候那只猫应该是病二的x


5L 【楼主】

和ls确认眼神失败。

ls的,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十三分钟前,我在五总直播的时候听到猫叫了。


6L

lz大惊小怪,莫不是幻听了。我还说我听见五总骂人了你信不信?


7L

五总骂人是什么梗???【风雨唯粉好奇脸


8L 【楼主】

6l的回一句同样的话,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9L

解答ls问题,虽然你不仅是唯粉还是新粉,连风雨招来叫秘银的都不造,但我依然为你解答问题————


其实就是五总受到管理员特别关注,骂/人永远被“b——”掉。


10L

WOC被lz抢楼了


11L

求你们让lz嗦话,我想吃口瓜。


12L 【楼主】

谢谢11l的小可爱,那么我现在就开始讲述我的发现。


首先,A团里只有病二确认有猫。

其次,我在上个星期美丽叽咕直播的时候看到了一只猫的身影。

[叽咕直播时的猫.JPG]

第三,昨天唐君炸厨房时出现的猫。

[唐君直播时的猫.JPG]

擦干净你们的眼镜!对比这两只猫的长相,你们发现了什么!

对没错,这两只猫的相似度高的不正常!

最后一点,就是五总直播的那声猫叫。


还有一点不是特别明显就不说了。


13L

哇哦神奇,lz厉害,给lz大拇指。


14L 【楼主】

ls的其实我想要膝盖。

所以综上所述,你们知道了什么,大声告诉我!!


15L

顶多就是叽咕和病菌组同居了,没准是合租而已,还有万一是巧合怎么办。你的标题说的可是全员。


16L

附议。


17L

附议+1


18L

直接附议+10086,少水几楼。


19L 【楼主】

大家不要心急,我正在翻更多的证据 大家稍等。


20L

乖巧.JPG


21L

ls乖巧什么,严重怀疑lz在瞎bb。


22L 【楼主】

嘘ls不要引战。


23L

都八分钟了lz还没找到?


24L 【楼主】

来了来了,这次是关于秘银和五总的揭秘。


[秘银绘画桌皂片.JPG]

看这个桌子角,你们发现了什么。


25L

lz有话快说,不准吊胃口


26L

好像是五总的手柄?!但是秘银应该也有吧?


27L

ls,那的确是五总的,秘银的不是这个色。


28L 【楼主】

ls和lss正解,这是银五同居证据之一。

[银五合照.JPG ×7]

图源银五二人围脖,这么多皂片应该在同一城市。都在同一城市关系又那么好,再联合手柄,确认同居。


29L

lz你到现在为止都是瞎猜啊


30L

同意楼上,就算和五总手柄长一样也不一定是五总的。有可能是秘银家那位的。


31L

lz你粗来


32L 【楼主】

来了,让我们继续分析。


33L

分析呢?????


35L

lz你这简直比A团全员情迷隔壁音乐区言佬还离谱


36L

ls这是相信lz了?


37L

言佬和A团怎么了???


38L

怎么这么多新粉……A团上次和言佬公开见面的时候那叫一个激动,就差没扑上去了。


39L

A团全员都在各种社交软件上各种花式吹言,各种自荐枕席。


40L

A团真的,没救了。


41L

真的好奇为什么A团到现在没打起来。


42L

歪楼了啊


43L

我还是觉得这个话题更有趣


44L

言佬直播的时候A团一个不少整整齐齐全在刷礼物


45L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46L 【楼主】

人在做天在看,不要歪楼好不好


47L

那你倒是来个实锤啊


48L 【楼主】

实锤就实锤。


首先是A团游戏区的几位打游戏的时候,各位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

经常串音。

例如,仔细听就会发现从五言直播间里会隐隐传来其他人的声音。当然这个不建议你们亲自尝试,因为耳朵会聋。


有没有发现唐君炸的厨房有些奇怪?如果唐君只和病二住一起的话,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碗筷?


再仔细看叽咕。有一次她在客厅直播,但奇怪的是电视柜里有很多东西,有一部分不像是叽咕仙女的。比如精灵球,疑似恒菌的东西。


还有病二和她的砍砍。就在前几天直播晒猫的那一回,砍砍到处乱跑,有没有发现这不像是两个人住的?


分析先告一段落。


49L

带感x


50L

心疼lz的耳朵hhhhhhhhh


51L

人家有钱东西多买点没事


52L

厉害,给您膝盖。

但是璇子伊姐疯砸崩崩,请不要忘记她们。


53L

火钳刘明


54L 做手帐吧北笙

我们北笙不是早就承认和陌风住一起了吗???为什么还有人问?


55L

捕捉ls的佬


56L

得,北笙粉丝团长来现身说法了。


57L

蹲一个爆料。


58L 做手帐吧北笙

那好吧来个特大爆料。


北笙和唐君她们住一起的哟☆


59L

!!!太太怎么知道的?


60L 做手帐吧北笙

一段我们北笙er没发布的手帐视频,这也是你们上次问的为什么进度不一样了的答案。

[视频]


61L

真·超级无敌大爆料


62L

造福流量党,简单说一下视频内容。

开头是北笙的手帐,视频到7:11的时候北笙听到外面有动静带着摄像机跑了出去,然后你们可以看到无比狼狈的唐君。


63L

北笙笑的好开心啊x 摄像机抖得好厉害x


64L

唐君咋了


65L 做手帐吧北笙

唐君炸厨房失败了。

另外炫耀一下,这个视频除了A团的仙女们之前只有我看过哦☆


66L

666


67L 【楼主】

腰叽病菌北风同居了银五也不远了,璇子小伊崩崩也跑不掉了。


68L 做手帐吧北笙

楼主交给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啦w 虽然方法有点损x


69L 【楼主】

何止是有点,太损了你。


70L

哇哦,LZ不简单呐。


71L

怎么就不简单了


72L

能让阿帐叔帮忙的肯定是佬嘛


73L

所以请lz来继续吧!我相信你!


74L 【楼主】

等会继续,你们先聊着。


75L

?就这么跑了?


76L

毕竟是大佬嘛


77L

接下来应该扒银五了吧!!!


78L

为什么不扒风银呢


79L

喂你风不是A团的,跑题了。


80L

各位各位!!唐君打游戏了!!!


81L

唐君打游戏??


82L

妈哟还真打游戏了


83L

想起了唐君那句名言:

“哇靠你们这群混/////蛋/机器人冲上去跟他干啊怂什么!跟他干啊干不过就遛他!遛不动你他/////妈跑啊!跑不过就阴他啊!”


84L

唐·暴露本性·君


85L

说好的傻唐君呢hhh


86L

跟五总联动就傻了。


87L

上次跟五总玩,唐君君刚开局迫不及待地冲上去了。

五总清掉面前的怪以后发现唐君不见了,我现在还记得五总一脸蒙/逼的样子:

“唐君你人呢?!”


88L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五言言劳/////资牺牲了。”


89L

唐君每次打游戏的时候都挺暴躁的x


90L

可不是吗冲上去就干


91L

唐君每次做饭的时候也暴躁啊,不过是恼羞成怒x


92L

ls这么一说我好怀念恒菌厨艺小课堂系列,乖乖听讲的唐君和贤惠的菌菌为什么不继续做了啊1551


93L

主要是唐君的厨艺难以适应米其林五星大厨菌菌


94L

所以物以类聚,唐君跑去和崩崩炸厨房了。


95L

如果真的同居了的话A团应该是恒菌负责做饭吧


96L

想起一个太太的同人,在唐君和崩崩炸厨房的时候恒菌在外面拿着精灵球随时准备收了这两个妖孽。


97L

菌菌每次都要打扫战场吗hhh


98L

不仅要打扫战场还要做饭喂饱家里那么多娃。


99L

喂饱那么多娃是认真的吗


100L

占到一百楼啦耶